首页 > 她曾风靡台湾,扶持费玉清走红,出家后怎么样了?正文

她曾风靡台湾,扶持费玉清走红,出家后怎么样了?

2020-10-18 相关聚合阅读:台湾 费玉清

原标题:她曾风靡台湾,扶持费玉清走红,出家后怎么样了?

前段时间,恒述法师与费玉清、张菲三姐弟的纠纷闹得人尽皆知。

原是3月份,恒述法师在社交平台自曝蒙受一位“信女”的欺骗,欠下了3000万高利贷。

恒述一人无力承担,便向两个弟弟求助。

可两个弟弟,一个模拟两可,一个狠然拒绝,并坦言,恒述的债务是个无底洞,希望姐姐自己想办法。

此言一出,恒述的面子挂不住了,愤怒又气极,又是开发布会,又是搞直播,打得费玉清和张菲一个措手不及。

而恒述不仅痛斥三弟费玉清是“中国牙刷”,一毛不拔;

同样讥讽二弟张菲是“台湾省长”,省钱之长。

还语出惊言:“他(张菲)毁掉了我的法身慧命,没有办法再继续弘法。”

曾几何时,当初令人望其项背的“一门三杰”——“妖姬(费贞绫)、小丑(张菲)、圣人(费玉清)”

竟成了如今这般,讽刺之言比比皆是,三人形同陌路,不禁令人唏嘘。

但世人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他们从未读懂过恒述,也低估了他们姐弟之间的感情。

俗话说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而“张家三姐弟”的经却有点复杂。

事情还得从70年代说起。

恒述原名张彦琼,艺名费贞绫,有两个名气极大的弟弟。

二弟张彦明(张菲)、三弟张彦亭(费玉清)。

由于父母早早离婚,张彦琼从小就有些叛逆反骨。

敢和爸爸吵得脸红,被人欺负直接找人单挑,见心上人就偷偷穿妈妈的旗袍去约会。

那时候的张彦琼,似乎从不知“怕”为何物,因为她什么事儿都能干得出来。

正因如此,张彦琼为了补贴家用,供弟弟们上学,胆大地去参加了台北大饭店的驻唱选拔。

一上场,颇为惊奇的玛丽莲·梦露造型,让她成功地留在了这方舞台。

彼时,张彦琼17岁。

张彦琼也时不时地接济弟弟们,几乎每次弟弟们零花钱不够,就给她留字条:

“亲爱的大姐,最近缺一点盘缠。明儿个等候佳音,没齿难忘。”

每当张彦琼看到这字条时,黯然失笑,她那两个皮弟弟啊。

但天一亮,学生校服的口袋里总是多出些钱。

张彦琼或许是为了谋生,或许是热爱,她卯足了劲儿在这歌厅唱歌,先是在文华厅唱中文歌,后来又赶着楼上的香槟厅唱西洋歌。

后来,在舞台上的她被星探看中,张彦琼也顺其自然地进了娱乐圈,和中视签了约。

张彦琼当时特崇拜英国演员费雯·丽,就给自己取了个艺名:费贞绫。

她身姿妖娆,眉目含情,光是慵懒地站在那儿唱歌就能将人迷住。

一代“妖姬”就此诞生。

一时间,她成了炙手可热的“艳星”,受人追捧,无限风光。

后来,费贞绫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席卷了整个东南亚,打开了新的局面。

在日本直发五张专辑,被人称为“东方维纳斯”。

据说,“张家”专出情种:费玉清一生痴念日本女星安井千惠,张菲离过婚至今单身。

而他们的大姐费贞绫也不遑多让。

在日本,两人一见倾心,但费贞绫担忧弟弟们的前途,毅然和心爱的男人分别。

在费贞绫退圈,准备出家的时候,人人猜测是否是日本的那段情缘,让她魂牵梦萦,才不得不与佛祖相伴,洗尽心中的红尘杂念。

不过,这也是后话了。

但费贞绫对两个弟弟,真是好得没话说。

张菲曾欠了一家西餐厅老板的钱,那家老板还有点黑道的野路子,是费贞绫提着现金帮他摆平。

费玉清被助理偷了支票,眼看就要倒霉,也是费贞绫卖了台北敦化南路的房子,筹了一大笔钱帮他度过难关。(那个黄金地段的房子,如今也值7000万台币)

在费玉清和张菲的眼里,他们的大姐人野,路子也多,上天入地,无所不能。

很多人都不清楚,费玉清和张菲都是费贞绫一手提拔上来的,可以说,费贞绫是他们最早的经纪人。

以至于有了这些肺腑之言:

张菲的师傅猪哥亮就曾对二人说:

“你们今天这样的成就,就是你们大姐费贞绫带出来的。你们今天会成功,就是你们大姐的恩惠。”

费玉清在南京演唱会上,深情地说:

“姐姐为我这个弟弟付出了太多,我演唱所得到的嘉奖和荣耀都有她的一半。”

费贞绫自回国后,就一直琢磨着两弟弟的前途。

三弟费玉清喜欢唱歌,就先安排他去夜总会“迪斯角夜总会”唱个开场,磨磨他的性格,练练他的歌技。(据说费玉清的污段子就是在那炼成的)

后来,费贞绫感觉时机到了,便带着费玉清去见“音乐鬼才”刘家昌,想让他签下费玉清。

刘家昌不接茬,让费玉清唱首歌,一曲毕,费玉清的声线十分抓人,刘家昌也一改之前的态度,当场签下了他,并夸赞道“小哥是台湾最美的声音。”

之后,费贞绫听闻大名鼎鼎的周游正在找《一剪梅》的演唱歌手,便给费玉清搭桥牵线,让弟弟和周游会面。

最终,周游定下费玉清。

此曲一出,绝无仅有,而费玉清也被捧上了云巅。

相比于费玉清的顺遂,二弟张菲却是命中带坎。

本看着三弟费玉清被刘家昌签了,心想着再介绍二弟张菲去,结果刘家昌一听又是费贞绫弟弟,这下不耐烦了。

于是费贞绫便想着先让二弟试试主持,之后慢慢往上升,迟早有天能出人头地。

但费贞绫忽略了二弟的温吞随性,他对名利这些事不上心,只想着安守本分。

直到有次,《梁山伯与祝英台》的工作人员无故缺席,经理急忙找替补,这一找就找到了张菲头上。

张菲虽对这戏很熟悉,但他并不想接触除音乐之外的东西,就回绝了经理那诱人的工资。

然而,费贞绫得知这事,气得把张菲的萨克斯风摔了,张菲也碍于大姐,硬着头皮上了台。

这一上台,让费贞绫发现,张菲可不就是吃主持人这碗饭的嘛。

费贞绫当即就把张菲介绍给当年最红的主持人凤飞飞,希望凤飞飞看顾着些。

自此,前途一片敞亮。

费玉清和张菲的路越走越顺,人也都越来越出名。

当年两人主持的《龙兄虎弟》更是成为了台湾的大热综艺。

彼时,“张家三姐弟”成为了宝岛台湾最奇迹的存在,三人相亲相爱,形影不离,且都是响当当的人物。

“一门三杰”横空出世,迅速划过台湾娱乐圈那璀璨的星空。

1982年,台湾娱乐圈里出了件怪事,费贞绫退出演艺圈,跑去经商了。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没过几年,费贞绫见弟弟们事业有成,没什么负担的她,在爆红的时候,出家去了。

一下子,娱乐圈炸开了锅,纷纷探求费贞绫为何遁入空门。

多年后,她只说了句:“我决定不要一世的恩爱甜蜜,我要千秋万世的香火。”

出家后的费贞绫,法号恒述。

恒述本以为远离红尘是非,能过些快活清净的日子,可台媒们却没放过她,她一直活在媒体们的注视之下。

一开始,恒述是真心实意的想常伴青灯,了此残生,在木鱼声中找寻自己。

她也一一遵守出家人的传统,吃素斋,无时无刻都在念“阿弥陀佛”。

甚至她的内心深处都沿袭了佛的慈悲,大方地把名下的房子售卖,得来的3000万全都拿去做慈善了。

后来,回家探亲时,张菲看着角落里念咒的大姐,问了句:

“大姐,难道我们的亲情只有阿弥陀佛吗?不能讲点别的吗?”

吃饭的时候更是遭到了母亲的不解:

“佛法为什么强制吃素呢?你为什么不斋心呢?斋心何必一定斋口呢?”

或许她的母亲也没想到,这句话,会对恒述的转变有如此大的影响。

随后的恒述就慢慢地变了,变得潇洒纵情,豪爽敢说,叛逆反骨,不被世俗理解,她不再逃离红尘,而是借红尘渡世人。

毕竟在恒述眼中,心中向佛,不必拘泥于形式,她也可以漂漂亮亮、舒舒服服的修行。

出家人素来讲究朴实,恒述就专门定制华丽奢靡的袈裟,几种颜色换着穿,穿金带银更是不在话下;

出家人有清规戒律,不准吃荤喝酒,恒述就反其道行之,陪富豪吃饭喝酒,还收珠宝项链;

出家人戒欲,恒述却毫不避讳,直接在佛门之地收了四个帅气弟子(“佛界F4”),一同修行。

甚至她曾自曝,看到猛男热舞她情难自己,只好往他们身上塞钱弥补一下。

以上这一桩桩一件件,无疑让恒述饱受非议,成了佛门之中的“异类”。

可恒述,世人笑她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

他们不懂前半生的她太苦,为了家人为了生活,她努力往上爬,成了轰动台湾的“艳星”。

但这名头一下来,人人带着鄙夷的眼光,她在那些目光中失去了自己,失去了尊严。

如今的恒述只是想释放她的天性,自在于这人间,潇洒走一回罢了。

其实,世人不知,恒述一直以人性化方式渡人,她想用自己的前半生告诫世人,放肆潇洒、恣意快活,才是毕生所求。

在《康熙来了》节目中,恒述被问到修行会压抑吗,她直言不讳:

“现在也会,但是,去你的,修心就好了,干嘛压抑呢?”

小s惊讶的看着恒述,“现在法师都可以说‘去你的’了吗?”

恒述却是一脸无所谓,“不爽就可以说啊。”

很多人都觉得恒述于佛不敬,毁了出家人的名声,扰了清净,却不知恒述的善。

有一天,恒述找张菲要了一万块钱,说是自己急用。

结果过了一会儿,只见恒述抱着花儿又折回来,说再要五千,到时候还。

张菲一脸懵,她看着大姐一脸的焦急,便问了问。

然后才知道大姐看到一个卖花的姑娘,孤苦无依的,觉得人家可怜,就直接把一万块钱全给了人家。

张菲一脸无奈,苦心地劝大姐说,以后不能这样了,这会让她抬不起头来的。

但恒述却也不是乖巧听话的性子,她觉得自己做善事,渡人是对的,就随心所欲了起来。

很多人都看到恒述带着她的四大弟子外出旅游,逛街,却不知机票钱全都是恒述自己大包大揽的,只因为是她的弟子,她自然得像个大姐大,顾好手下的人。

若是其他人这样,定会称赞他豪气冲天,有情有义。

可当主人公成了恒述,大家关注的也只是那些喧闹情事了。

恒述承担了太多争议,但她也没想到,一场以善为外衣的阴谋正直冲而来。

今年3月,恒述因善起意,给人担保却被骗,欠下了巨款3000万。

事情一出,台媒们立即就去采访了张菲和费玉清,张菲面对镁光灯,脸上都是疲倦的神情,只因他们之前已经替恒述偿还了2亿台币。

次次还钱,已经磨灭了他们的耐心。

有时候,张菲和费玉清思索着,为什么大姐越发活回去了,颇不省心,令人窒息。

张菲和费玉清之前总劝大姐还俗,他们养她一辈子,却被执拗向佛的大姐拒绝了。

之后张菲还对媒体说:“必要的时候,我不排除和她脱离姐弟关系。”

如今,三人因钱闹得不欢而散,恒述更是开直播直怼两个弟弟:

“哪有两亿啊,我看确实给了我两个亿,一个失忆,一个回忆啊!”

事情也就是如此。

或许,在恒述看来,她坦荡潇洒,有话直言,视钱如粪土,不拘一格,她遵循了自己的心意;但在世人眼里,恒述执拗反叛,挥金如土,是个混的。

但,佛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缘法,恒述年至七旬,求一个“潇洒”,也无可厚非。

只是,不能一叶障目了,或许,恒述还需在这红尘中再修行几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