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花儿乐队重组,大张伟名字被抹去,成年人的世界里何谈好聚好散正文

花儿乐队重组,大张伟名字被抹去,成年人的世界里何谈好聚好散

2020-07-30 相关聚合阅读:张伟 成年人 重组 花儿 乐队 名字 世界 谈好聚

原标题:花儿乐队重组,大张伟名字被抹去,成年人的世界里何谈好聚好散

今天下午,花儿乐队和大张伟的名字双双登上热搜高位——

原来是花儿乐队今天发新歌了,叫《最近的距离》。这个封面拍得,也是很压缩成本了......

他们重组之后加了一个新成员,名叫朱利杰,担任吉他手。至于主唱,则由原来的鼓手王文博来当。

大家点进音乐平台的时候发现,他们已经把大张伟的名字踢出花儿乐队的词条了,风过了无痕。

而且花儿乐队昨天又申请了一个新号,还邀请另两位成员帮忙认证。看来这仨人的确是要取代大张伟、正儿八经地重新开始活动了。

网友们看到这波操作之后,都挺诧异的。

大概百分之八十的人对花儿乐队的印象都来自大张伟,如今灵魂人物走了,其他人重组还要借花儿乐队的名字,想吃红利的做法有些明显。

有一小撮不明情况的群众还在惊讶,花儿乐队不是早就解散了吗,怎么现在又有了?

但这其实已经是旧闻了。从去年开始这仨人就已经以花儿乐队的旗号开始商演了,还艾特了新成员,算是半官宣了吧。

而且几个老成员们搞这操作也不是第一次了。

很多人大概还记得,他们之前还引进过一个女主唱叫小爱,当时乐队的名字也改成了"小爱与花儿"。

但这次尝试并没给他们带来多少水花,小爱不久之后就退队了。如今他们把名字改回来、又加了新人重新活动,看来也是意识到了,只有"花儿乐队"这四个字才是最有号召力的吧。

而且09年花儿乐队的解散,是真正意义上的解散,并不是大张伟自己一人闹掰了要退出,大家的确是打算解散之后各自飞的。

前一年吉他手石醒宇退队后,成员们就已经有了要隐退的意思,张伟提到成员们的解散理由也说,"他就想去山里待着吧"。

大概是解散后其他两位才知生活不易,不得已又舍弃了原来的想法,重新回归娱乐圈了。

王文博也在节目里坦白过,"离开后才知道挣钱那么难",虽然话直了些,但也是人之常情,可以理解。

但乐队的核心主唱张伟已经不在了,其他人还招兵买马、顶着原来的旗号卖情怀,这就不太好了,有点儿飞儿乐团那味儿了。

而且大张伟之前也是表过态的,他觉得队友是可以叫花儿乐队的,但不希望在加入了什么新人后还继续用这个名号。

有粉丝说,既然都是十几年的老友,这次肯定已经提前知会张伟了。但无论对方有没有提前被告知,这都算某种程度上的违背约定,都挺让人唏嘘的。

而且另一个争议点在于,飞儿乐团跟花儿其实还挺不同的:飞儿的歌詹雯婷不太参与创作,但花儿的爆曲可都是大张伟写的啊。

换句话说,现在花儿的成员只需要排排练,就能用那些年大张伟作词作曲的歌继续赚钱......很多网友都怜爱大张伟了,觉得他的作品经历了第二次盗窃。

大张伟这些年在人前嘻嘻哈哈,一副天上地下我最大的模样,但他年少成名,也被迫看了不少人情冷暖,人大概就是这么成熟起来的。

为大家回顾一下,大张伟经历的这第一次盗窃,是之前发掘花儿的最大伯乐付翀跟他的版权纠纷。

付翀成就了花儿,但也背叛了花儿,他靠不合理条约把大张伟的作品版权全盘揽走,大张伟跟他缠缠绵绵维权了很久。

大张伟难得严肃的长文也是为他发的,字里行间看得出来有多痛心,"我不会跟你商量多少钱买回来,我一分钱都不会给你!因为那些歌是我写的!"

跟大张伟境况相似的,还有他的老熟人,吴青峰。

苏打绿休团三年了,如今终于出来重新活动,结果扶持了他们十年的老板兼恩师林暐哲,用了跟付翀同样的套路,执意要把版权据为己有。直到现在这官司还没打完。

而且大家还惊喜得知,原来当年的休团也是林暐哲一人为之,行吧,多宝贵的几年乐队生命,全都折在他这儿了啊。

这俩同病相怜的苦命人,在《乐队的夏天》里也有过很经典的一段——

张亚东点评时提到,"我觉得那么多乐队吧,没有主唱之后其实就是散了。"

吴青峰跟大张伟这两位待业主唱全都沉默了,这表情,有很受伤。

而且大张伟还蛮真挚地和马东说,有机会的话还能让他上台表演一场吗,他还表示愿意自费掏钱。

看得出来,他仍然怀念乐队,只是回不去了。

要说花儿的其他成员跟大张伟关系不好吧,其实也是挺好的,至少是曾经好过的。

他们几个人,在十四、五岁的时候就自发聚到一起,写歌打拼、互相依赖,是有真感情的。"我跟王文博、郭阳、还有石醒宇在一起,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每一天。"

当时的他们几个,处处都表现着人类幼崽的互相依赖。

大张伟那时候还不是个密不透风的强输出,他还是个拎不清的小孩子,一天到晚蹭队友身上让对方给擦汗。

这样的花儿乐队,在解散收场时也是体面的。大张伟当时还约定道,"同归于尽胜过白头偕老"。不得不说,这个概念挺动人的。

结果同归于尽变成了假,曲终人不散倒是真的,其他队友违背诺言返了场,好好的happy ending搞成了一出闹剧。

谁没有想维持美好的心呢,苏打绿也有吧。他们在包揽金曲奖的那一年宣布休团,大概也有把盛景留在巅峰的意思在。

结果几年过后,团员倒是还齐全,跟十年的恩师却已经恩断义绝了。

新闻刚曝出时,连歌迷们都对他们的决裂感到诧异,怎么会呢,这是卖房也要供苏打绿实现音乐梦想、在他们眼中如师如父的半个家人啊。

现在乐队节目盛行,大家都被这批年轻乐手身上的纯净特质迷得不行。的确,这些志同道合的少年们,都还能拿出澄澈的感情来对待音乐和友谊,这份真心要多美好有多美好。

对大张伟和吴青峰,以及更多乐手来说,乐队成员互相依赖、走出低谷初露锋芒那几年,大概也是他们回忆里最光辉灿烂的珍藏。但他们在此之后,都只能被迫迎接一地鸡毛了。毕竟感情或许是不会变的,但利益也是永恒的。

谁不想顾念旧情、做有风度的事,但面对生活和饭碗,谁又能不低头。在我们看客眼里,情怀比什么都重要,但对当事人而言,保全感情、顺利落幕,归根结底都只存在在外人的想象里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