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场内场外都是人气王,半个娱乐圈在为“姐姐”万茜应援正文

场内场外都是人气王,半个娱乐圈在为“姐姐”万茜应援

2020-07-12 相关聚合阅读:场内 场外 娱乐圈 姐姐 人气 万茜应援 王,半

原标题:场内场外都是人气王,半个娱乐圈在为“姐姐”万茜应援

文/Nico

大热综艺《乘风破浪的姐姐》里,目前万茜最有可能C位出道。

在Ifeng电影“Feng向标”超过15万人参与的调查中,连续四期,万茜都始终保持在人气第一的位置。

而在7月3日播出的节目里,万茜在现场500位观众投出的“观众喜爱个人排名”里位列第一,可说是“场内场外都是人气王”,集万千宠爱于一身。

并且,她还和王霏霏、沈梦辰组成王炸,一起表演刘柏辛的《Manta》。

此前节目中她就展现了不错的唱功,而此次小考阶段,万茜的舞蹈英姿飒爽,完全能跟上专业女团出身的王霏霏。

而综艺内外,人们纷纷表达被万茜圈粉,主动为她打call。

或对她示好。

或想和她成团。

或发微博为她应援。

此外,她325棋牌游戏发出的《无价之姐》(《乘风破浪的姐姐》主题曲)直拍视频中,松弛随性的舞姿,也对这首大热鬼畜曲做了最好的诠释。

万茜究竟有什么魅力,能够如此受人青睐?

这看似是一个玄学,实际上万茜的好人缘在综艺内外早已有迹可循。

综艺里,她不争不抢、不卑不吭。

第一次见面,别人都在热络寒暄,只有她表现酷酷的。

别人说喜欢她,她只淡淡地回一句“真的吗,谢谢,万茜”。

介绍自己时,她与对方握手,只简单地附上一句“你好,万茜”。

话虽然少,但礼貌且不失教养。

这种人淡如菊的气质,既没有侵略性,又让人非常舒服。

万茜看似清冷,实则热血。

她可以在他人需要帮助时,适时地施以援手。

张雨绮上场前紧张,她转身就给了她一个深深的拥抱。

金莎不会剥虾,她就剥好喂给金莎。

海陆练习时紧张,她柔声安慰,“我们都是女人,我们都是站在一起的,女人是可以帮助女人的。”

万茜虽然看起来冷酷,但她骨子里其实都是感性。

初次登台,她自弹自唱,挑战了许飞的《敬你》。

连原唱许飞,都为她捏一把汗,说这首歌实在是太难了。

而万茜竟然仅凭一把吉他、一腔孤勇,就登台演唱了。

她唱,“我敬你满身伤痕还如此认真,山水迢迢还奋不顾身,我敬你万千心碎还深藏一吻,乌云滚滚还走马上任……”

虽然中途出错,表现得不够完美,但万茜最终还是凭着赤忱之美感动了不少观众。

《敬你》是一首为白衣逆行者致敬的歌。

演唱这首歌,万茜在背后还偷偷地藏了一重“心思”——

“我就觉得我可以尊重,尊重那些留在了这个春天的人;尊重那些在这个春天,付出了那么多努力的人。”

在她身上,我们可以看到一种专属于女性的强大的感知力和共情力。

与此同时,万茜还将这种感知力和共情力,一路延伸到了戏外。

置身影视圈,万茜一直有着难得的好人缘。

很多朋友都喜欢拉万茜去客串,遇到好戏,她也不推辞,还因此得了一个“酱油厂万老板”的绰号。

2001年,胡歌考入上戏。高考后的那个暑假,学校排一出话剧,因为他家在上海,于是老师就把他这个“准新生”给叫去了。那时候万茜在读大一,是那些学生里第一个跟他说话的人。

后来,两人合作《猎场》,胡歌在采访中提起这一段,依旧感慨良多。

他一直记得那个场景——

“我在后台休息的时候,她坐在我左手边,看着我:‘师弟不错呀’。”

其实,无论咖位还是资历,万茜都算不上是演员里最拔尖的那一撮。

可偏偏她就是有能力,可以被同行认可,被观众喜欢。

这种能力,一方面来源于她过硬的专业素养,另一方面来源于她不骄不躁的生活态度。

大器晚成,是万茜身上最显著的标签之一。

进入影视圈前,万茜是话剧圈和音乐圈的常客。

从2002年到2006年,万茜沉迷话剧,积累了颇为深厚的舞台功底。

读书时,她经常代表学校去国外参加戏剧节——

大二时,她曾作为女一赶赴罗马尼亚出演古希腊经典悲剧《安提戈涅》;大三时,她又前往美国在中美合作的《神仙与好女人》里饰演女一沈黛。

那时的她,是国内话剧舞台上一颗冉冉升起的未来之星。

《荒原与人》

她说,“当时是奔着老艺术家的路走的,想在舞台上面演一辈子戏。”

这是万茜学生时代最大的理想,没想到,毕业之后她却被现实狠狠地扇了一耳光。

因为做话剧演员,实在是太穷了。

为了生存,她只能离开自己热爱的话剧舞台,在其他方向谋求出路。

此间,她曾签约唱片公司推出了一张名叫《万有引力》的个人专辑。

只可惜,由于唱片销量惨淡,所以万茜的音乐事业,最终只能草草收场。

之后,她正式涉足演艺圈,在很多国产剧里担任配角:《裸婚时代》中的拜金女陈娇娇、《传奇之王》中的将门之女剑屏、《生死桥》中的电影明星段娉婷……

直到2012年, 她才独挑大梁出演了电影《柳如是》。

《柳如是》是部小众的古装片,是当下罕见的古代文人题材,影片主要围绕“秦淮八艳”之首柳如是的生平故事所展开。

电影口碑不错,但知道的人不多,当年在影院上映,票房还没到30万。

万茜真正开始逆袭,其实是从2014年开始的。

那一年,她出演了钮承泽导演的《军中乐园》,在片中饰演一个名叫“妮妮”的侍应生。

妮妮因杀夫入狱,为减轻罪行,自愿献身劳军。

电影里,她有一场湿漉漉的床戏,妩媚撩人,对过程中的人物情绪捕捉也很精准。

妮妮这个角色,自带疏离气质,看起来孤傲且冷冽。

为了演好她,万茜大多数时候,都在收着演,但凡露笑,大多面不由心,皮笑肉不笑。唯一一次情绪外漏,是她偷偷给孩子打电话的时候。

打电话时的她,褪去了妩媚的外衣,露出了难得的母性光辉,将一个身不由己的母亲形象刻画的入木三分。

与此同时,她还成功带动起了男主角的情感和思考。凭借这个角色,她拿到了金马奖的最佳女配角奖。

领奖致辞时,她声音颤抖,立下了一句豪言:“希望以后来拿最佳女主角。”

虽然《军中乐园》没在内地上映,但行业里的很多人,还是因为这部电影看到了她。

打这之后,万茜在圈内得到的资源,终于雨过天晴,变得好了起来。

而与这些资源相匹配的,是她愈发纯熟的精湛演技。

2016年问世的《你好,疯子》,是万茜演艺生涯中的一座高山。

该片虽然在院线没掀起太多水花,却让更多人见识到了万茜的演技。

片中,万茜有一段长达5分钟的独角戏。

表演过程中,她需要在一个固定机位的长镜头下,无缝转换七种人格,将精神分裂者的内心世界投射到观众面前。

这段表演,后来成了演艺圈的表演范本,被人们仔细推敲、不断学习。

这场戏是她多年戏剧表演功底的一次全面展现。

为了拍好,万茜用一天时间反复拍了32条。

她跟自己死磕,觉得有一点偏差,就必须重来,力求尽善尽美。

拍到后来,由于压力太大,她一度需要撑着监视器去不断地进行深呼吸。

好在,功夫不负有心人,她还是成了。

饶雪漫看完这段戏后,对其赞赏有加:万茜的表演完全超越了我的想象。

陈坤看完这段戏后,直接大呼“震撼”,并向万茜发出邀请,希望她能与自己搭档出演谍战剧《脱身》。

《脱身》

除了演技在线之外,万茜本身还非常能吃苦。

她把自己所有的“较真”,都用在了拍戏上。

拍《柳如是》,她花半年时间,自费学习昆曲和古琴。

拍《南方车站的聚会》,她花两周时间学习木工,为片中一个十几秒的木工镜头做准备。

此外,她还为片中一场羊癫疯发作的戏,喝了一晚上的牙膏沫。

为了防止咬舌,她在嘴里塞了一根木棍,结果一晚上下来,嘴里都磨出了血泡。

最后,这个片段呈现出的效果,真实的让人心疼。

早前,曾有很多人为万茜鸣不平,觉得像她这么优秀的女演员,应该值得被更多人看到。

但万茜对此,却表现得毫不在意。

去年,《南方车站的聚会》入围了戛纳电影节的主竞赛单元,她跟随剧组前往戛纳,在采访中针对“红与不红”问题给出了个人见解:

“红不红对我来说不太重要。有好的戏演,有好的演员合作,同时还可以保护家人的隐私,该演戏演戏,该生活生活,这对我来说是个非常好的状态,很享受这种自由自在的感觉。”

早前,知乎上也曾有人问过一个类似的问题:“作为一名不红的演员是种怎样的体验?”

当时,万茜曾深有感触地予以作答——

在她看来,不红也有不红的好处——“随意素颜逛街吃脏串,抠脚剔牙也不会被偷拍……可以坐地铁,还敢跟人抢座位……可以不用跑宣传,跑宣传真的比拍戏累多了。”

拥有这种隐私和自由,可以让她更细微地投入生活、观察生活,积聚表演养分。

生活中的万茜,其实非常随性,有很多不为人知的隐藏技能。

比如,她会修手机。

贴膜、换屏、换电池,全都不在话下。

比如,她爱画画。

画得有板有眼。

比如,她沉迷游戏,是魔兽世界的骨灰级玩家。

比如,她喜欢拼图。

曾用小半年时间,拼出了8.4米的《清明上河图》。

事后,她还在知乎上传授了她的拼图“秘籍”。

类似这样的技能,在万茜身上还有很多,骑摩托、弹吉他、攀岩、射箭……

所谓的“技多不压身”,说的大概就是她这种人吧。

虽然万茜爱好很多,但她在表演方面,却表现得颇为专注。

2015年,万茜同时拍了4部戏。

当时,经纪人在采访里把万茜轧戏的事说出来,本意是想说万茜拍戏辛苦,强调她很红很抢手。

然而,万茜却把话茬接了过去,来了个“神转折”:

“因为那个时候是事业上升期,希望有更多的机会把好作品留下来,后来发现这样不行,只会拍出质量不佳、口碑不好的‘劣质’作品。”

万茜用了一种自省的态度,去进行反思。

对演员们来说,这种反思精神,其实非常难得。

因为人性本身,都是趋利避害的。

面对缺点、责难,很多人第一反应,都是去逃避、去搪塞。

但万茜,偏偏反其道而行之,大大方方地将自己的痛点和弱点挖掘出来。

《新世界》播出后,她对自己饰演的田丹感到非常不满意,觉得那种冷和强的个性有点用力过猛,太过程式化,缺乏说服力。

所以接受采访时,她就很坦率地表达出了这种不满。

当被问到参加《乘风破浪的姐姐》是否是因为需要流量时,她很直接地表达,既然选择来参加这样一个综艺,那么功利心肯定是逃不掉的,但对她来说,还有另一重需求:

“我觉得我是需要一个新的刺激,需要一些新的能量,我希望能够通过这样一个节目可以让我的惯性发生一个改变。”

她觉得自己的表演已经开始走向程式化,希望能够通过节目寻求刺激、突破和能量,以此来反哺表演,帮自己走出困境。

这种对自己清醒的认知、直接的批评,是成名演员很难做到的。

表演对万茜来说,就像“翻山”一样。

翻过这一座还有下一座,只有不断地去复盘、思索,才能在下一次的翻越中,迎来更出色的表现。

有时候,恰恰是这种善于自省、敢于自省的态度,决定了万茜的与众不同。

透过她,我们可以看到一个敬业演员应该具备的坚守与坦荡——

不趋利、不谄媚、不虚伪。

认真对待表演,认真对待生活,认真对待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