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归国爱豆的演艺圈逐梦路都怎样了?正文

归国爱豆的演艺圈逐梦路都怎样了?

2020-03-14 相关聚合阅读:演艺圈 归国

原标题:归国爱豆的演艺圈逐梦路都怎样了?

作者 | 珊迪

编辑 | Amy Wang

一年一度的选秀盛典又拉开了帷幕,爱奇艺的《青春有你2》于今日(3月12日)上线首播,腾讯的《创造营2020》也在今天开始陆续公布包含宋茜、鹿晗、黄子韬归国爱豆在内的导师阵容,这三位归国爱豆也被网友称为“内娱爱豆的天花板”。

而《创造营2020》的选手名单中,也出现了归国爱豆,韩国女团gugudan中国成员刘些宁、参加过《Produce 48》的中国选手王珂,与归国就成称为导师的程潇、周洁琼、徐明浩,宣布参加选秀就立即引发关注的孟美岐、吴宣仪、黄明昊、朱正廷不同,刘些宁和王珂的名字都少见于官博下的控评中。

这不是全部,就目前来讲,“海归”所能带来的光环已然是越来越小。国内偶像团体路相较于韩国也并不好走,韩国竞争大,中国生存空间狭小,归国意味着要取得国民度,而在成为国民偶像之前,是要成为流量,或是尽力接近流量。

接近流量和国民度的性价比较高的途径,就是转型做演员。综观转型演员路的归国爱豆们,演艺圈逐梦这条路,大家都是修行人。

努力是真,演技差也是真

最近在播的《大唐女法医》,是韩团爱豆出身的周洁琼归国发展后的第一部作品,也是第一部挑战女主角的作品,几近收官,豆瓣评分仅有4.2,短评中差评占了64%,除去剧作逻辑和制作上的硬伤,女主角周洁琼的表现也不尽如人意。

豆瓣网友评论,“周洁琼还是去当爱豆吧,演的真不可”。

客观来讲,在《大唐女法医》中,周洁琼已经很努力地在表演了,在一些贴合自己本身的情节处,尚能演绎出灵动,但大部分情况下都是不达标的,心动不是心动,得意过于刻意,未能幸免于浮夸做作。

虽然不是面瘫和瞪眼式的演技,但对于演员来说,不面瘫是底线,而不是上限。

《大唐女法医》中与周洁琼合作过的男演员王一哲日前在直播中提到,“洁琼拍戏很努力认真”,努力是真的,需要继续努力也是真的。

颜值与演技不能兼容,是归国爱豆逐梦演艺圈的通病。

2009年解约归国的韩庚,在2013年出演电影《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过亿票房也难掩彼时的演技短板。

2014年回国发展的吴亦凡,同年出演徐静蕾执导的《有一个地方只有我知道》,颜值的看点大过于演技,2016年的《原来你还在这里》中舍颜值怒吼“佛祖知不知道我有多难过”,成就了其演技生涯中最尴尬的场面之一。

同为2014年解约回国发展的鹿晗,2015年出演《重返20岁》贴合自己的角色异议声音还尚小,到了2017年《择天记》中的美强惨,角色塑造的薄弱感伴随着被魔改的剧作呈现了出来。

张艺兴在《好先生》中小绵羊式的角色尚好拿捏,《求婚大作战》中已快没有演技可言;黄子韬也是离开了本色出演就心有余而力不足。

几年前宋茜的“电梯惊魂”到现在还能为人津津乐道。

带着流量和热度的归国爱豆,除了MV录制之外,演技经验基本为0,逐梦演艺圈就是摸着石头过河,在试炼中学习。

不知道是在多少次打磨之后,才有了韩庚在《罗曼蒂克消亡史》客串中的惊艳、《前任攻略3》中的自然流露,才有了宋茜在《下一站是幸福》中触到演技的及格线。

但需要注意的是,已经在演技这条路上步入正轨的是首批归国爱豆,对于新一批的归国爱豆来说,在演员路上修习和“镀金”将越来越难。

爱豆要有流量,但剧作不一定反馈流量

归国爱豆积极投身演艺事业,亦有急躁市场的原因,若没有实打实的好剧本和过硬的而制作团队(包括一个会调教的导演),所产出的作品极大可能沦为“粉丝特供”。

粉丝作为爱豆最坚强的后盾,做数据、刷分自然不在话下,彼时还有网友在归国爱豆的作品下担忧,“爱豆演烂片,粉丝去刷分,只会导致爱豆继续演烂片,导演继续拍烂片,因为人家看到有人买账。恶性循环啊朋友们。”

但现状是,归国爱豆自身带的流量优势在减小。这一点与国内近几年不断被填充的偶像市场有着直接的关系,已播出两季、进行第三季制作的《青春有你》《创造营》,以及播出一季的《以团之名》,在激活了偶像市场的同时,也抢占了其他圈层的粉丝的注意力,包括大部分在饭圈极有影响力的站姐。

国内搞偶、搞创(即追《青春有你》《创造营》)如火如荼,加之迟迟还不见全面解封的“限韩”,头部团体的人气都要打折,更不要说身在腰部组合中的中国成员。

另一方面,出演电影、遇到头部导演是一件很难的事情。与管虎、冯小刚搭档的吴亦凡能凭《老炮》获得称赞,《一出好戏》中张艺兴的演绎也可圈可点,但一部电影的时间不能从质上提升他们的演技,观众们看到的更多的是像《诛仙I》那样的流量电影。

通过网剧走红跻身流量行列也愈发不能把控。2015年的《太子妃升职记》带火了盛一伦和张天爱,《盗墓笔记》捧红了杨洋;2018年的《镇魂》朱一龙、白宇脱颖而出;2019年《陈情令》使肖战、王一博爆红,但能有这样造星能力的网剧越来越可遇不可求。

甜宠剧、耽改剧、仙侠剧、悬疑剧等等,题材多元化下,爆红也被分成了圈层爆还是大众爆、依照热度和讨论度,高国民度和粉丝特供也被区别开来。

《北灵少年志之大主宰》已超前点播完毕,不光热度不及主演王源、欧阳娜娜自身的热度,就连付费超前点播都未再引起讨论。两位00后偶像首次担当主演的网剧主宰不了观众,沦为彻底的粉丝剧。

视频平台分账规则下,分账成绩与网剧为演员赋能之间也未必一定成正比。2019年的《绝世千金》分账超6600万,上个月分账剧又传好消息,《人间烟火花小厨》凭借超8000万的纪录成为分账剧新的天花板,但饰演男女主角的新人演员汤敏和杨凯程却并未获得高人气、高流量。

如此,自带流量才能被选中出演,但剧作不一定会回馈流量的规则不言而喻,初代归国爱豆好歹在骂声中也完成了自己原始资本的积累,新一批归来的爱豆还要与内娱流量选手一较高下。

而这一选拔过程又何尝不透着残忍,流量是各方逐利的底气,演员路上的差评只能爱豆自己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