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95后四小花旦,娱乐圈里无少年正文

95后四小花旦,娱乐圈里无少年

2019-10-31 相关聚合阅读:四小 圈里 花旦 少年 娱乐

原标题:95后四小花旦,娱乐圈里无少年

大花们尚未从主流视野淡出,人们便等不及从一茬茬新人里选出当家花旦的接班人。

去年底,搜狐娱乐推出95后四小花旦评选,关晓彤、张子枫、文淇、欧阳娜娜四人榜上有名。

今年初,中国电影报道在95后演员中以作品为参照,又评选出演技派四小花旦,这一次,欧阳娜娜「名落孙山」,张雪迎「补位」。

小小花们迎头赶上,这时代说好也好,有作品能一夜成名,没作品,营销也能顶半边天。说不好,也是极不好,一张图片,一截视频就足以口碑崩塌。

纵然如此,娱乐圈还是如同蜜罐,新人们一个接一个往里跳。

一年接一年的偶像选秀,一次能有上百个新人蹦出来,就连演技比拼类节目,也开始了人海车轮战,但这时代,观众目光有限,能被看见的不过千分之一罢了。

9月9日,文淇出席智族GQ年度人物盛典,16岁的小姑娘从旋转门里跳出,捧着一只甜甜圈,眼睛眯起,笑意浅浅,十足的少女模样。

但在微博传的最开的,是名利场回眸中的一张静照,无论是粉丝还是路人,看到这张照片都要赞一声「眼睛深邃,有故事感」。

似乎,小小花们出人头地都凭一双好眼睛。

《唐人街探案》里,思诺低头一笑,眼睛里邪气四溢,《狗十三》中,李玩目光顿挫,一落泪便引人共鸣……

在她们身上,都有着很鲜明的特质,要么是一张适合大荧幕的脸,要么是十分卓然成熟的性格,最不济的也得是底子结实,路子宽广。

拍《嘉年华》的时候,文淇12岁,饰演的角色是一个15岁的宾馆女服务员。

为了演好这个角色,文淇到海滨的旅馆里跟着保洁阿姨打扫了一周卫生,刷马桶、整理床铺、清理垃圾。

小小少女就这样与电影中3年待过15个地方的流浪少女一步步靠近、重叠,最终在荧幕上合二为一。

文淇的角色与本人总是抽离的,看电影的人鲜少会意识到这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女,镜头前的人物,有一张成熟的脸。

张子枫则不然,她是天生少女脸,演电影、电视剧,或者是接综艺,就是邻家妹妹的样子,观众从不出戏。

和彭昱畅在电影里演兄妹,到了综艺也「哥哥、哥哥」地叫,粉丝们自发维护这段兄妹情,誓死要把嗑CP的大旗拦住。

一整季《向往的生活》,嘉宾也好,常驻MC也好,看她都像是在看自家的小孩。

在那个高高垒起的院子里,她乖巧、安静,常常捧着一只胶片机记录片段,偶尔抱着焦糖色的小狗发呆。

怎么看,都是一副少女模样,连想心事的样子都透着少年感。

其实,张子枫反倒比文淇还要大两岁,但在镜头前,人们总会觉得张子枫好像更小一点。

这些小小花,年纪轻轻就在演艺圈里浮沉,一开始都没经过科班训练,演技好与不好,全凭个人天赋。

稍微一懂事了,便是在镁光灯下,粉丝、媒体都喜欢在光影里捕捉小小花们稚气的一面,但现实反而是,年纪越小的越显得沉静、笃定,更显露出成熟的一面,年纪越长的反倒爱往少女的人设上靠。

2017年,关晓彤首次迎来自己的一番女主剧。

此前,虽然电视剧也一部接一部地演,搭档的演员也都是演艺圈口碑硬靠硬的老前辈,但角色受限,清一色是小女儿形象,独自挑大梁,担女主的机会不多。

2017年11月27日,《极光之恋》在湖南卫视播出,关晓彤出演女主角韩星子。但相比电视剧播出的热度,反而是关晓彤个人的关注度要大一些。

就在一个半月前,关晓彤和当红流量小生鹿晗,在微博公布恋情,一度致使微博服务器宕机。

那一次公布恋情也成为关晓彤大众口碑的分水岭,在公布之前,她是国民闺女,路人缘、粉丝观感堪比当今的张子枫,恋情公布后,口碑急转直下。

无独有偶,和她同年的张雪迎也在之后一年迎来了口碑崩塌。

2018年,张雪迎与秦俊杰传出在片场同喝一碗胡辣汤的视频,彼时,秦俊杰正与当红小花杨紫恋爱中,视频一传出,张雪迎便被网友推倒风口浪尖,从此路人缘跌至谷底。

后来,张雪迎参加《我就是演员》,颇得章子怡赏识,章在微博晒出同游照片,然而评论依然过不去胡辣汤的坎。

说来,她的运气实在不算好,《狗十三》尘封五年,还没来得及上映,便先出了胡辣汤事件,以至《狗十三》解封上映后,也难力挽狂澜。

被搜狐娱乐列为四小花之一的欧阳娜娜与关、张二人的遭遇颇有些相似。

2016年,欧阳娜娜搭档陈学冬出演青春爱情剧《是!尚先生》,因演技不过关,一句「加油!鹿小葵」成为全网嘲的素材。

隔年参加《演员的诞生》,非但没能扭转演技差的大众认知,反而因为一句「蚂蚁竞走十年了」再次被推上B站鬼畜区。

自此,四小花口碑分化,文淇、张子枫凭借过硬的作品与低调的性格一路收割好感,关晓彤、张雪迎与欧阳娜娜则始终游走在舆论的风口浪尖。

娱乐圈翻云覆雨,大起大落,只有奖牌才是硬通货。

但多少人演了一辈子也还只是在烂片里打转,拿奖,只有站上舞台,聚光灯打在身上的那一刻才得轻松。

2009年,张子枫参演《唐山大地震》。穿着破烂背心,浑身泥泞的小女孩,在满目废墟里回望,一双懵懂大眼里是平静的凄惶。

第二年,这个角色便拿下百花奖最佳新人,小小人站在奖台上,捧起的奖杯有半臂高,鲜红的奖册抱在胸前,遮住了上半身。

这一年,张子枫11岁,比她大一岁的欧阳娜娜此时正在海峡彼岸的演奏厅里举办大提琴独奏会。

如果命运没有重新洗牌,自小拉琴的欧阳娜娜应该会按部就班地成为一名大提琴艺术家,但人生总是充满不经意,天才少女并不愿意整日与琴作伴,这世界花团锦簇,她的人生也许还有更多可能。

三年后,她从柯蒂斯音乐学院退学,一头扎入娱乐圈。

出道的第一部戏叫做《北京爱情故事》,导演是陈思诚,他一口气拉来一个影帝,三个影后,但依旧掩盖不了电影支离破碎的故事结构与生硬无趣的台词。

可少女刘星阳与少男宋歌在公交车上懵懵懂懂、遮遮藏藏的情窦还是惹人心动,少年情愫凶猛,小清新一出,所向披靡,本色出演的欧阳娜娜这一次没有演砸自己。

欧阳娜娜演艺圈开牌不算坏,但接下来并无好运相伴,由郭敬明执导的《是!尚先生》一经播出,这位姑娘的演员梦就破碎大半,剩下的一半则在一档演技类综艺里被彻底戳破。

她始终没能像文淇、张子枫这些电影咖一样凭演技拿下一两尊叫得响的奖杯,也是因此与中国电影报道的评选失之交臂。

四小花中,属文淇拿的奖最具份量。

一部《血观音》,一部《嘉年华》,两部电影在同一年将这位十四岁少女推向很多老演员也无法企及的高地。

少年成名一词用在她身上不轻不重,恰如其分。

而17岁的张子枫在之后一年也与金马奖杯有了第一次接触,但她显然没有文淇好运,能将深圳中泰新闻这座奖杯收入囊中。

2018年,张子枫与周迅搭档,参演了由陈可辛监制,岩井俊二编剧的都市情感片《你好,之华》,并凭借之华一角提名金马最佳女配。

张子枫在电影界吃得开,到了电视剧界也顺风顺水,《小别离》里与黄磊搭档演父女,《少年时代》中和TFBOYS合作演好友。

在参演电影的数量上,要数关晓彤不遑多让。

从6岁起,几乎年年都有她参与的电影上映,但数量虽多,质量却并未随之走高。

能获得奖项的也多是参演的电视剧,在电影方面,关晓彤显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至于张雪迎,和关晓彤一样,演电视多于电影。

作为四小花中年纪最长的一位,如今张雪迎已经接棒演了好几部青春言情剧。《白发皇妃》里的西启长公主容乐,《泡沫之夏》中的孤女尹夏沫,《你的名字,我的姓氏》中的盲女连心。

显然,张雪迎已经到了可以和85后小花抢番的年纪,一部接一部的言情剧也证明了她在青春偶像剧上的市场。

小小花们与前辈们比起来,虽然还稍显稚嫩,可在娱乐圈年轻就是资本。

十几岁拿不了奖,未必二十几岁也还拿不了,入行早有入行早的好处,其他人还在跌跌撞撞摸不到门的时候,小小花们手中就已经攥着不少片约,能挑到眼花了。

2019年3月14日,嘉人杂志发布了一组封面照。

这组照片请来了搜狐娱乐版的四小花,在照片中,四个女孩子穿着白色背心、浅蓝色牛仔裤在镜头前摆出了一副生人勿近的面孔。

在微信推文中,嘉人很大胆地用这样一段话形容了搜狐娱乐版的四小花:当下是最好的时代,一个个凭实力的明星艺人,左手拿着作品,右手揣着流量,驰骋在物联网的惊涛骇浪之上。

字句里毫不掩饰对流量的追捧,这其实也反映了当代娱乐圈的真实本质,流量至上。

有时候,演技好不好只能决定作品口碑,可有没有流量则直接关系到能不能接到本子。

为了流量繁荣,数据好看,从明星、经纪公司到粉丝无不使尽了力气,微博转赞评动辄过万,影视平台播放量刷出天文数字。

但小红靠捧,大红靠命,娱乐圈里,要么天资出众,老天爷赏饭吃,要么资源斐然,镜头前后都能玩得转。否则,扑街是迟早的事。

以演技著称的小小花们倒是不必有这些顾虑,认认真真演戏,未尝不能被看见。观众已经有了反流量意识,有过硬作品傍身,不去流量池里搅和也能立得住身。

参考资料

每日人物: 14岁的金马奖得主,和她最后的倔强 单子轩

3号厅检票员工: 张子枫:少女凶猛 鹅

三联生活周刊: 欧阳娜娜:幸运女孩的原路和退路 周秭沫

嘉人:身处流量时代的四小花,如何做到新花怒放? YStown

原标题:《95后四小花旦,娱乐圈里无少年》

阅读原文